眉间雪

做一个温柔的人。

梨涡酿酒3-5

03
易烊千玺的梨窝能酿酒。
入圈那天我就生出了这样的感觉。
当年自以为见惯了套路不屑于凡夫俗子这些事一心只做小仙女的我被这三小孩反套路甩了个响亮的巴掌。
躲过了囚鸟,避过了洋葱,也没有栽在音乐V榜,更是对快乐大本营无动于衷,就在我准备傲气十足地说一句:“区区小鲜肉怎能奈何我。”的时候,啪啪啪三声,脸被打的有点痛。
一年后TF少年go热播,我偶然在网上看到了易烊千玺翻唱《宝贝》的视频,然后跪着对他唱了征服。
“我的小鬼小鬼,逗逗你的小脸让你爱上整个明天……”我发誓我是第一次听到那么苏的声音,对着话筒的深情模样勾起了老夫失踪已久的少女心,梨涡浅浅直戳心窝,简直分分钟想嫁啊。
隔着屏幕都能感觉到他爆棚的温柔——只是并不是为了我。

如果他这首字句深情的作品是唱给粉丝的话我估计能四舍五入一下当作他给我告白了,但是他家那位小漂亮从来不给机会,致使我那段时间一度想魂穿楠总。
上了这条贼船之后非但没给我留任何退路这货居然还叫来两个帮凶给我来了个团队作案,三个人杠杠的团魂愣是把我给锁牢了,就差没当他们面为澄海打电话了。
回想起这段屈辱史杀伤力最大的当然还是得数易烊千玺的梨涡杀了,一出招就当场毙命,不带半点含糊,屡屡如此。
你有梨窝没有酒,我却醉得像条狗。我也是很深刻理解饭圈这条真理了。
如果他的梨涡真的可以酿出酒来的话那也得是绝版佳酿,喝一口包你醉倒桃源乡。


04
也许是我人品爆发,由于拍摄者的角度问题我并没有露脸,身上穿的也是烂大街的校服,再加上本人本来就是个扔在人群中瞬间就会被淹没的小人物,在易大佬面前简直沦为了连正面镜头都不给的龙套小兵,最终我还是逃过了一截。
关于“自带光环的易烊千玺”的关注热点很快就被转移到了重要的发光体上,我也就偶尔被某些脑洞清奇的p图大大做成了表情包……供人一笑而已,微笑。
除了这件事易烊千玺突然现身我们这的原因也在微博上讨论的热火朝天,虽然本人也很好奇但是
作为一个高三狗这些都不是我应该想的了。
大难不死的我现在已经坐在教室这片与世无争的桃花源里当了一周的难民,虽身处净土却人在曹营心在汉。
一方面是因为偶遇实在来得太突然,即使过程美得无法直视毕竟故事的开头结尾也还是很引人入胜的。
另一方面就要归功于吴季这个小婊砸了。虽然说我躲过了被人肉的厄运,但是一些深知我属性的人还是看出了端详,吴季就是个典例。
吴季和我同班,也是我的同桌,咱做了两年多的同学,也做了两年多的死党。她对TFBOYS三人本无感,但在被我这个死忠党一遍又一遍的洗脑之后成功入了坑做了草妹大军里的一员。
一周以来吴季从没停止过对我的逼供,严刑峻法糖衣炮弹一个接一个。
终于在这个饭后时间我受不了她的软磨硬泡全盘托出。
“你一定是上辈子拯救过宇宙。”她听后把头靠在了后桌上,短发像一展旗在后桌上铺开。
哦,所以没准这辈子就轮到宇宙来拯救我了。

午后的时光总是参杂了着闲暇的味道,末夏依稀的蝉鸣有催眠的潜质,让人忍不住犯起困来。
我默默坐在椅子上扶额,仰天长啸一声,趴在了课桌上。暑假充了一个多月的能量一周就被消耗的干干净净。
  吴季凑过脸,阳光在她的脸上过了一圈,又被阴影取代,几根头发丝顺势搭在了我脸上“南大知你别光顾着想这些,马上咱社团就要招新了啊你会陪我去招新的吧?”
一个激灵,睡意全无。
哦,我好像又忘了一件大事。
05
高三狗的苦逼之处就在于每天都要经历各科老师的轮番进攻,在犹如上刀山下火海的日子持续了一周后只能拖着疲惫的步子回家享受一个下午的放纵时光,更别提像我这种周六都只能待在学校画室撸画撸到手抽筋的美术生了。
然而今天似乎连半天的休息都没有了,毕竟,又有一批懵懵懂懂的新生要来选社团了。
好在那些琐事都由社长吴季包了,我也就去那蹭蹭椅子偶尔招呼学弟学妹走一走看一看罢了。

然而即使工作如此清闲,守着一张小木桌等人来的我也并不好受,因为人品太好这个位置正好能让我想起曾经的惨痛经历——一周前我就是在这里特别蠢的晕倒在千哥面前的。
杀千刀的位置这不是逼我重复做噩梦嘛。
为了分散注意力我开始同情起那些拿着以前的剧照跑宣传的社员们了,果然还是做社长最好了。
正嘚瑟着,忽听有人在叫我名字:“南学姐!”
习惯性地转过头,一下子傻了。
平时只能隔着屏幕犯花痴的人又一次跌入了我的视网膜。
校服也挡不住本身的气场眼眸清澈,眉毛还是那么有范,只是……好像没有梨涡。
我正处于懵懂状态,楞楞地说了句:“你叫我?”
嘴角慢慢上扬,牵起一对熟悉的梨涡。
“对啊。”
一定是我太想千哥,连幻觉都变得那么有实感了。
我静静地低下头数报名人数,后悔昨天不该熬夜刷他的动态的。
没想到紧接着又一声“南学姐?”
幻听来一声就够了居然还有重复的?
妈呀我是不是走火入魔了??
直到那一声“南知?”我才彻底醒了过来。
看着易烊千玺那哭笑不得的表情我拿块豆腐砸死自己的都有了。
我敢肯定这次千哥绝对把我当智障了。
“嘿嘿嘿这位同学你认识我啊?”我特怂地笑着,他像是想起了什么,挑挑眉又和没事一样地答道:“我看过学姐的《黑塔利亚》,剧本特别棒!”
被易烊千玺称赞“特别棒”是很多粉丝梦寐以求的,所以我这是……被翻牌了?!老天我只是一个打杂的顺带写点小剧本就这么有知名度了?

我又要上天了,那种轻飘飘的感觉再次来袭。
不行!不能让同样的戏码上演两次!
我打起精神又不知怎么回答,只好傻笑说“谢谢夸奖啊。”
《黑塔利亚》是我去年的黑历史,为了迎合学校“建设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主题,我花了一周时间构思,最后写出由动漫《黑塔利亚》改编的微剧场,以拟人化的方式叙述了世界的发展与中国的崛起。没想到社员们演出来反响还不错,在最后世界和平之时台下掌声雷动,我们的拍摄视频也因此上了校园网。
可热潮总会过,没过多久就淡下去了。
现在说起来真有点羞于启齿。
易烊千玺那真心赞美的眼神让我内心波涛汹涌,为了防止我一激动又做出什么事来我打算迅速进入正题。
“千……哥”不想一开口就那么暴露属性,尾音那个“哥”被我硬生生堵了回去,幸好没露出什么马角。
一松气“烊烊啊……”就脱口而出。
下一刻我就看见易烊千玺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
卧槽这世界为何那么喜欢与我作对。
没见几面就被易烊千玺看透了,果真我还是修行太浅,在饭圈这个深宫里混了两年还是没啥长进。
“所以你你你……找我有事?”一紧张就爱结巴的老毛病又犯了,我低头没有胆量再看他的表情。
千氏略带些许京味的苏音透过我的耳膜一字一顿地传来:“嗯,我想加入学姐的社团。”

TBC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