眉间雪

做一个温柔的人。

山城往事21(谍战)

这思路我拜了π_π必须得转!咱去省联考复习了考完再来看后续!!

卫古安韶蓝:

第二天一早,魏室长准备上班时,家中接到了一个电话,


“是老沈么?我小王啊!你那小面面馆的租金啥时候交啊?”


这是王源的声音。


魏室长淡淡地说:“不好意思,你打错了。”


“哎呀,真是不好意思。”


这是句明显的暗语,有信息要告诉他。


除了戴笠,军统高级军官的电话都可能会被电讯组监听。魏室长向所有潜伏人员交代过不能相信任何内务人员。王源不会在电话里直说,便约他出来。


魏室长如约地到了家附近的老沈小面馆。


“我套出了他们的接头暗号!”王源一脸着急地说,“但不是很清晰,只知道大概意思。接头人员问:今晚电影说的啥。对方回答:我不知道,我是来找人的。就是这样,可能具体字句会有一点点出入。但具体地点我没有套出来,只知道就是今晚。而且好像他们刚遇到枪击,为了避人耳目就不拿信物了。”


魏室长点点头,“我让人把地点解出来了。”


“太好了!今晚一定要抓出来这个军统的钉子。”


魏室长去上班后,得知昨晚有人开枪打了陈果夫的车,行动组和中统的人在巷子里摸黑枪战,双方都有死伤。陈立夫当晚就去了蒋委员长那里替哥哥讨要说法,戴笠查看现场后说是有人在附近放暗枪,一口咬定是共匪的阴谋。陈立夫不信,趁此借题发挥CC系被排挤,被军统踩到脸上来了。闹了一夜不欢而散,杜威也因此被戴笠狠批了一番。


自己人打自己人,真是蹊跷。


行动组么……魏室长皱了皱眉头,转身进了防谍组的办公室,“老孙,昨晚是怎么回事?”


“前个晚上电讯组截到一组密电,破译后说昨晚杨家巷有共党接头。杜室长就亟不可待地带人去了,后来电讯组告诉我,这组电报用的加密方式是之前共党就用过的,两年前就成功破译了。”


“杜室长知道吗?”


“知道,但他说有一丝可能都不放过。”


“老孙,这事有点不对劲啊。”


“我明白你意思。”


“还有,我的人已经得到接头暗号了,你们这次可别让行动组任何人知道。”


易烊千玺也同样知道了昨晚的热闹。


不过知道碰头时间是昨晚,他稍稍有点吃惊,王源给的碰头信息,是四日,也就是今天。


仔细一想,他也就明白了为什么王源在没有碰到自己之前,计划里有能让杜威单独到碰头地点的部分——他可以做点手脚引起落单的行动组喽啰的注意,喽啰在追捕他前会打电话通知杜威增派人手,但这次巷战让杜威人手死伤好几个,受了一顿痛批,民权路附近又是中统的办公楼,他没法再兴师动众地去CC系地盘上抓人。可是以杜威的眶眦必报的性格不会就这样放过眼见的线索,必然会自己亲自出动。而当杜威赶到前,只要王源把通知的喽啰悄悄干掉,就会杜威处在城市中央的孤岛里。


地点放在电影院,那么安排的接头暗号估计是和电影内容有关。如果是在已知党内有共党的情况下突然出现行动组的人,防谍人员上前一探,就会认定杜威和共党脱不了关系。


这样一来,也完全不用我方牺牲任何接头人员。


果然是王源,真是聪明。


当然了,不确定因素也还是很大。


那么现在他能帮到的,就是顺风顺水地让杜威出现在电影院,不带任何喽啰。


下班后,易烊千玺悄悄跟上了杜威。果然白天受了气,当晚杜威径直去了飞虎队俱乐部发泄。他藏匿在人群中看杜威坐在卡座里给舞小姐灌酒,自己也喝了不少。


估摸着时间,趁杜威起身准备离开的时候,他“很巧”地出现了。


“杜室长?你怎么在这里?你们不是晚上要去抓……”像是忽然想到什么似的,易烊千玺赶紧住了口。


“什么?”杜威敏锐地嗅到一丝不寻常。


“没什么没什么,我搞错了。”易烊千玺装作尴尬地笑了笑,正欲转身离开,被一身酒气的杜威抓住了,“你说什么?抓什么?”


在政府里破情报的易烊千玺表面上只是个文职人员,从没显过身手,此时当然是“手无缚鸡之力”地被胁迫着,不得不说出了“民权路八号今晚十点有共党接头”的事。


杜威一听,自己任内的事居然被别人抢了活,立马断定是和今天中统的事有关,这便想赶过去一探究竟,如果能逮上一两个共党,也算是戴罪立功了。


易烊千玺立刻拦住他,“杜室长,可能已经有人去抓了。您还是别……”


一听这话,杜威刚才还稍存的犹豫立刻消失了,他怒气冲冲地甩掉易烊千玺的手,出了俱乐部大门叫了一辆黄包车。


“杜室长!杜室长!”易烊千玺装装样子在后面追了两步,停下后看看表,差不多他正好在十点前能赶到。于是心满意足地回俱乐部又要了杯酒。


他直接用自己作饵引杜威前去,事后杜威被捕必定会供出自己。不过这是罗室长让他破解的密码,很好圆过去。
更何况,杜威“胁迫”可是事实,他一会就打电话向罗室长“如实告知”,可不能算恶人先告状啊。


杜威赶到了民权路八号,已经夜深人静,电影院外的霓虹灯分外耀眼。他把钱扔给黄包车师傅,走进去。


这时,附近的钟楼敲起了十点的钟声,一个放映电影正好结束了,他一进去,就逆上了散场的人群。这很是出乎他的意料,人群密集哪里去找,之前慌着赶来又没做任何部署,总不好把看电影的人都抓起来。
附近还站了个防谍组的人,杜威见过他,见对方点头示意,便扯了扯嘴角。
让防碟组的人来抓人,戴局长怎么想的!杜威有点忿忿,正是干正事的时候居然不叫自己。


人渐渐都散完了,杜威还是一筹莫展。


这时,那人走了过来,拍拍他的肩:“老杜,这电影说的啥?”


没话找话!!杜威没好气地说:“不知道,我没看!”


“那你到电影院来干嘛?”


“明知故问!我是过来找人的。”


杜威没想到,那人面色一变,上前一个擒拿手将他锁住,旁边暗处又冲出三个人压住他。


“卧槽你们作死啊!”杜威破口大骂道,“龟儿子连老子都抓?!眼瞎啦?!”


“抓的就是你!”那人将他拷起来,“带走!”


王源趴在电影院对面建筑的楼顶上,静静地看着杜威挣扎着被带上车。


千玺掐的时间刚刚好,干得漂亮!他在心里给两人鼓了鼓掌。


如今第二步的陷害已经完成了,但是没有铁证,杜威以前干事也算是滴水不漏,审问没内容的话不久就会放出来,那时候他们将遭到更残忍的反噬。


不过既然千玺已经知道了,那他肯定会告诉王俊凯,王俊凯就会安排后手。


啥时候能大家碰个头啊,他轻轻叹了口气。

评论

热度(15)

  1. 眉间雪易太太阿蓝 转载了此文字
    这思路我拜了π_π必须得转!咱去省联考复习了考完再来看后续!!